第1章 没这么玩的

第1章 没这么玩的

陈若蕊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一个千金大小姐,竟然会在夜店放松的时候,被喂了药!更想不到的是,竟然还倒霉的遇上扫黄,差点当成小姐给抓起来!

陈若蕊缩在包房的角落里,忍着全身的燥热,看着包房里的人,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。

易子瑜站在门口,看着人都走的差不多了,才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“喂,宮大少爷,你的小娘子在我手里。”

宮博裕手拿着电话,一脸的阴沉:“怎么回事?”

易子瑜靠着门框,手里把玩着精致的打火机:“我今天跟队扫黄,在一家夜店发现了你的娘子,人已经被我留下来了,放心,没事。”

宮博裕听完易子瑜的话,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,“啪”的一声挂掉了电话,陈若蕊!你好样的!昨天刚刚订婚,你今天就出去卖了是么?

十分钟后,夜店门口。

一辆银色的绝版宾利,稳稳的停了下来。

宮博裕从车上走下来,没有做任何停留,直接走进了夜店。

宮博裕抿着唇,眼神冰冷,一路直奔二楼。

易子瑜老远就感觉到了一股冻死人的气息,随着宮博裕的逼近,越发明显。

“她人呢?”

易子瑜看着宮博裕阴沉的侧脸,微微打了一个冷颤,退后两步,才开口说道:“在房间里,里面已经没其他人了!”

宮博裕打开房门,迈步走了进去。

此时的陈若蕊正蜷缩在沙发的另一边,眼神迷离,依靠在沙发上,不断磨蹭着自己的身体。

陈若蕊隐约透过朦胧的眼神,看到走进来一个男人,是自己熟悉的身型,刚想说什么,就被身体里的暖流给淹没了。

宮博裕看着陈若蕊,心底猛然升起一阵怒火,脸色更是难看: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找男人么?!”

陈若蕊轻轻喘气着,皱着眉头低囔:“我好难受,好热……”

宮博裕看着陈若蕊的样子,眼眸猛地一缩,快步走到她身边,直接打横抱了起来。

陈若蕊因为外界的接触,瞬间觉得一股清流袭击的全身的细胞,嘴里不断的发出呻吟。

宮博裕眼神更是冰冷,抱着陈若蕊转身就要离去。

“咳,这房间隔音挺好的,我还有事,就先走一步了!”

易子瑜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,紧接着传来房门关上的声音,宮博裕瞬间眯起眼眸,转身走向了房间里唯一的大床。

第二天,陈若蕊悠悠转醒,抬手挡住刺眼的阳光,却牵扯到了身上的伤,只是稍稍动了一下身子,便觉浑身酸疼不止,仿佛被人用刀片一刀一刀地生生割着。

陈若蕊缓缓睁开眼睛,看着四周的环境,这是哪?

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陈若蕊闭上眼睛,想了想,自己只记得昨晚好像中了药,然后……然后有一个男人。

等等,男人?难不成自己就这样失了身?男人是谁?

就在这时,浴室门被打开了,陈若蕊听到声音,转头朝浴室的方向看去,彻底蒙了,整个人僵在床上,不知道该作何反应。

陈若蕊咽了咽口水,强行移开自己的目光。

难道昨晚和自己发生关系的人,是宮博裕?他昨天不是说要出差,已经离开N城了么?!

“宮,宮博裕,你怎么在这里?!”

宮博裕看着陈若蕊的反应,挑了一下眉头:“看够了么?”

陈若蕊这才愣愣的反应过来,赶紧把头转到一边。

“这是我家,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。”

陈若蕊大脑有些当机,这里是他家?难道昨晚和自己一起折腾的人,真的就是宮博裕?

“起来!”

陈若蕊愣愣的点头,想要从床上起来,一用力,浑身的酸痛让她又跌了回去。

宮博裕看着陈若蕊的反应,眯起了眼眸:“怎么?”

“没事,没事,我这就起来。”

陈若蕊咬了咬牙,忍着身体的酸痛,在被窝里摸索着把衣服穿上。

宮博裕看着陈若蕊的动作,挑了一下眉头:“怎么?你是不舍的起来么?是不是还想体验一次昨晚的滋味?”

陈若蕊立刻一脸惶恐的看着宮博裕:“你想干什么?我告你,你别太过分了!”

“陈若蕊,我们已经举办过订婚仪式了,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,我想怎样,也不算过分吧?”

宮博裕微眯着眼睛,紧紧盯着陈若蕊,话语中更是带着一丝潜在的威胁。

陈若蕊根本就不惧怕宮博裕的威胁,回瞪了他一眼,开口说道:“定过婚又怎样?人家结了婚的还可以离婚呢,更何况,我们两个只是订了婚而已。”

“是么?”

宮博裕看着陈若蕊的眼神中,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阴冷。

离婚?还没有结婚,她竟然就想着要和自己离婚。

这虽然是陈若蕊无心的词汇,但是听在宮博裕耳中,却是格外觉得刺心。

陈若蕊手里紧紧攥着被子,盯着宮博裕:“我要穿衣服,请你出去。”

“这是我家!请你十分钟之内离开这里!”宮博裕说完,看也不看一眼陈若蕊,转身就走进了衣帽间。

十几分钟后,宮博裕从衣帽间走出来,空气里还散发着一阵清香的气味,但是房间里面已经没有人了。

宮博裕走到床边,发现枕旁有一颗闪亮的耳钉,看着耳钉,忽然觉得有些眼熟。这竟然是自己给她的订婚礼物。

可能是昨晚的时候,不小心掉下来的,没想到她竟然还会一直戴着这个耳环。

宮博裕看着手心中的耳钉,随后收紧了拳头,离开了房间。

直到傍晚,宮博裕刚回到家里面,岳呈就走到他面前恭敬地开了口:“少爷,陈小姐……”

“叫少奶奶!”

“是,刚接到消息,少奶奶她去了一个叫夜魅的酒吧,是您亲自去接回来,还是我派人把少奶奶接回来?”

宮博裕微微垂眸,铿锵有力的说道:“我自己去!”

说完,转身就离开了。

昨天险些被抓起来,今天竟然还有胆子跑去酒吧,就那么不甘寂寞么!?

点击中间,呼出菜单

加入书架

点击关注我们

更多精彩不容错过,方便下次阅读